薛之謙:成為優質代言人應該規避哪些雷點

2017-11-01 來源:天天音樂網 熱度:

  昨天,薛之謙的新歌《別》上線,不知是之前狗血連續劇的影響,還是薛之謙自身的效應,他的新流行歌曲一經發布,#薛之謙新歌#話題,立刻空降新浪熱搜榜,發歌前一天的預告微博,也登上了熱門微博榜單。

  不過,僅從熱度上來講,這首新的流行歌曲已經收獲了“別”樣的效果。

  雖然薛之謙能否靠這首流行歌曲成功洗白還是未知數,但wuli謙謙給品牌商爸爸造成的心理沖擊卻已成為無法改變的事實。在簽下一紙合約的那一刻,藝人與品牌商的利益便互為捆綁,一方出錯,另一方輕則損失信譽,重則“筋疲力盡”,這也成為了品牌商慎重選擇代言人的根本原因。

  找準定位,將“流量”轉化為“銷量”

  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藝人與品牌之間的合作關系也是建立在互惠互利的基礎之上。藝人提供給品牌“知名度”,品牌則為藝人帶來更高的“曝光率”。那么如何讓品牌看到自己的“知名度”,從而來獲得更多“曝光率”呢?

  品牌商在代言人的選擇上,無非從兩方面考慮——藝人的自身形象與品牌定位的契合度,以及藝人本身能給品牌帶來多少流量與熱度。

  就契合度而言,品牌商通常會根據藝人日常所呈現出來的大眾形象作為優先參考,即人設是否與品牌及旗下商品有切入的契合點。

  例如納愛斯集團的“超能”天然皂粉,找到了以認真樂活形象示人的孫儷,既引起了全民超能的購買熱潮,也提升了品牌影響力。

  而出道以來保持零負面的胡歌,近兩年開始慢慢涉及廣告業,美汁源、必勝客、英孚教育、德國博朗,前不久阿瑪尼官宣由胡歌擔任Emporio Armani大中華及亞太區代言人,而阿瑪尼給這位代言人的待遇也是最實打實的:專屬定制款,阿瑪尼54個國家官網首頁全線宣傳,線下硬廣鋪滿街,甚至刷到了米蘭航站樓。

  漸漸在合作的過程中,品牌商發現向一個天然擁有高曝光率的明星購買“曝光率”,將“流量”轉化為“銷量”,是最簡單有效的方式之一。

  一向高冷的奢侈品牌也向這份“銷量”低頭,開始選擇更具年輕活力的代言人。所以我們看見了新晉Dior中國區形象大使趙麗穎,意大利奢侈品牌TOD’S首位全球品牌大使劉詩詩,泰格豪雅代言人李易峰,萬寶龍代言人楊洋,香奈兒手表代言人陳偉霆,LV與谷歌聯合推出的奢侈智能腕表也請了鹿晗來造勢。

  現在的品牌已經不滿足于單人合作,畢竟一人的涵蓋程度有限,如何從不同的角度攻下“購買力”成為了品牌自身進階的考核標準。

  蘭蔻在今年9月份的發布會上官宣由俞飛鴻、袁泉以及春夏成為新代言人,正欲借這三位倍受好評的代言人之手,全面攻下不同年齡層。

  OPPO R11s全新廣告片上線,TVC中周杰倫、陳偉霆、迪麗熱巴、李易峰等眾多OPPO明星家族成員紛紛出鏡,維密超模“糖糖”Candice Swanepoel也傾力助陣。這樣大牌云集的場面讓天天音樂網小編不由地回想起當年的百事可樂。

  藝人本身就是“注意力經濟”的產物,在品牌與流量藝人“僧多粥少”的局面下,藝人只要找準自身定位,提升自身流量,尋找契合的品牌,攻下代言還是易如反掌的。

  規避劣跡,喚起品牌的信心

  對于藝人來說,大多時候丑聞比美聞的傳播速度更快。品牌商們看重藝人的話題、流量和粉絲購買力,但是如果明星在代言期間出現爆炸性新聞或丑聞,品牌商會因此造成損失,甚者遭遇到嚴重的信任危機。

  薛之謙在“狗血連續劇”爆發之后,代言被撤,節目被刪,甚至有不少代言商堅稱查無此人,其中否定最徹底的就屬陷入中毒節奏的肯德基....

  然并卯,就在薛之謙連續劇快接近尾聲時候,肯德基“現在”的代言人鹿晗,在微博上毫無預警公開與關曉彤的戀情,讓肯德基遭遇了脫粉粉絲與正義網友的雙重夾擊。

  人設立得越高,打臉的時候越疼。劣跡行為代表了藝人人品,不過,人品不錯也請繼續保持人設,這是對粉絲的基本尊敬,也是對代言商的基本禮貌。

鸟叔电子